“有形的手”與“上帝之手”掰腕 廣東電力市場交易首遭干預

作者:能源新聞
時間:2017-04-01
0

說到廣東電力市場化交易第二版新規則二次競價,延續了電刀小組粗略方法分析得到的路徑,成交價在快速向發電企業的燃料成本靠近,甚至部分中標電廠已經略低于燃料成本,探底加速。按照預想,用戶會越來越發現最終的成交結果基本上就是“發電企業單邊報價”的結果。

定場詩:

月競連降心難安,發電淚對度時艱。

煤價未潰入嶺南,幾使余生不得還。

怎奈干預搗黃龍,平經穩營復五羊。

可嘆售電心已怯,結果一旦敗垂成!

(來源:微信公眾號 電力市場研究 )

雖然,月度競價占全年市場電量1—2%,但是如此低的電價還是引起了各方的重視,政府和監管機構首次干預。2017年3月24日,廣東電力交易中心發布了《廣東電力交易中心關于開展4月份集中競價交易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4月廣東市場總需求電量為86.95億千瓦時,其中年度長協分解電量66.68億千瓦時,占比為76.69%,購買電量的需求為20.27億千瓦時;根據供需比計算的集中競爭電量供應能力總上限為30.33億千瓦時。實質上,就是控制長協簽訂比例較高的電廠參與月度競爭,縮小供需比,希冀通過這種方式穩定月度成交價格。市場首遭干預這只“黑天鵝”,各方都很關注,到底“有形的手”與類似“上帝之手”掰手腕的結果如何?電刀認為以往前兩回的供需決定價格理論仍然有效,只是本次要考慮干預,采用“供需決定價格+干預對市場主體心理影響修正系數”方式預計成交價。干預對市場主體心理影響系數的大小取決于市場主體判斷政府和監管機構干預電價決心大小,是一個非線性數據。本次交易部分基礎數據如下圖所示:

通知還對2、3月份實行的競價規則進行了修訂,4月份的交易規則主要變化有以下幾點:

(1)直接設定供需比為1.5,較之前2月份約為2.24和3月份約為2的供需比有所下降;

(2)調高了最低申報價差,由之前的-500厘/千瓦時調高至-450厘/千瓦時,意在提醒發電不要殺到底,本措施除了讓報價不是很難看,電刀不知道有啥具體作用;

(3)調高了用戶側單段申報電量下限值,并對出清規則做了調整。用戶側單段申報電量下限值為400萬千瓦時,總申報電量低于下限值的只能按一段申報;用戶側申報電量低于400萬千瓦時的,該段電量申報價格不作為統一出清價差計算依據,只是400萬千瓦的偏差考核并不能讓售電公司大幅降低冒險的熱情(利益還是大于風險),只是干預手段首次作用效力最大,增加市場變數。

2017年3月28日,廣東市場再次組織本年度第三次月度集中競價,“黑天鵝”落地,最后結果如下:

成交概況:

總成交電量初步為202656,9萬千瓦時。供應方邊際成交申報價差-120.0厘/千瓦時,需求方邊際成交申報價差-83.0厘/千瓦時,統一出清價差為-101.50厘/千瓦時

針對本輪競價,電刀小組預計成交價為13分左右,相對10.1的成交價偏離價比例較高,主要是沒有預料發電企業步調如此一致,售電膽怯程度如此之大。分析過程如下:

(1)廣東市場化交易2017年總體需方能夠成交1000億千瓦時左右,供方允許提供的能力是1250億千瓦時,年度供需比1.25(1.25:1,下同)。長協共簽訂837億,長協中采購電廠價下降7分占比很大。

(2)廣東4月份供需比為1.5,但是仍大于現貨的可能供需比1.4(推算過程詳見《說粵全傳》第一回新規首競價)。

(3)分析發電企業報價心態,延續上月以價換量的穩妥策略。據傳部分集團公司對報價的底線有一定要求,同時發電企業最近受煤價影響“同仇敵愾”可能產生“抱團效應”,這也是變數之一。

依據上表數據,并考慮廣東火電入爐燃煤熱值普遍在4200-4500之間,按照發電廠平均煤耗為290g/kWh估計發電廠的燃料成本為0.26元,再根據廣東火電廠0.45元的標桿電價計算得出發電廠的降價空間為0.19元即19分左右。雖然供需比變為1.5,但仍然大于現貨的可能供需比(1.4),長協簽約比例少的發電企業仍然傾向于按發電燃料成本報價,實行以價換量的策略,但是考慮前述變數有可能傾向于共同維持發電側利益,修正價格恐怕在3分左右。

(4)分析售電公司(用戶)報價心態:2月成交為-14.55分,3月成交為-18.9分,這意味著這兩個價位均在發電廠的接受范圍內,本月供需比有所下降,發電企業報價有可能有小幅上升。另一方面,考慮到前文所述的“用戶側單段申報電量下限值為400萬千瓦時,總申報電量低于下限值的只能按一段申報;用戶側申報電量低于400萬千瓦時的,該段電量申報價格不作為統一出清價差計算依據”,售電公司因為偏差考核的顧慮,特別是首次受到干預沒有經驗(無參照物),很可能采用保守策略退回長協降價的7分。

(5)(售電報價+發電報價)/2=13分(降低)

綜上可以看出本輪競價結果受干預影響,超越電刀小組以往的分析方法較多,應該講廣東市場受首次干預的影響較大,主體反應強烈,本輪供需對成交的影響小于行政手段,是大家心里共識,從售電報價仍然達到8.30就看出售電企業判斷市場仍然是過剩的,實際價格應當更低。預計后市供需比繼續不低于本月,本輪干預的作用會產生遞減效應,成交價仍將繼續接近發電企業的燃料成本,即市場化如果是真的市場化方向,供需仍然會決定價格,干預之手遠不是上帝之手的對手,當然如果上帝之手打不過干預之手,那么市場化恐怕只能“洗洗睡了”。

此外,對于市場交易應當通盤考慮,年度長協與月度競價屬于同一周期一體化的交易,對于月度供需比的預判斷實際上也影響了年度長協的價格,臨時干預(交易周期內調整邊界條件)這種黑天鵝實在是市場主體不能接受的“不可抗力”。電刀認為,對于同一周期內相互影響、不能解耦的交易,不應改變邊界條件。

?
?

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1762號

版權所有@2015 廣州邦訊信息系統有限公司 粵B2-20030345號-1
欢乐捕鱼人破解版